一张没有秘密的公务员工资条

2013-05-21 00:00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作者:肖虹  共有评论

    职务工资480元、级别工资498元、工改补贴45元、工作津贴3250元、提租补贴80元……这是一名普通国家公务员的工资条。由国家统发的基本工资1000元出头,其余80%均是各项津补贴。这份工资条没有什么秘密,却是几次工资改革和公务员内部收入差距的见证。
    公务员工资历来是社会关注度高的话题,《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肖虹通过解读这张没有秘密的公务员工资条,对围绕公务员工资的一些问题进行了深度报道。
    工资条:超80%是津补贴
    陶磊是某中央党群机关的一名公务员,本科学历,9年工作经验,正科级,2013年1月的工资条显示:统发合计1173元,包括职务工资480元、级别工资498元、工改补贴45元等;工作津贴3250元,交通补助200元,通讯补助130元,提租补贴80元,购房补贴1000元;此外,住房公积金扣款500多;基础工资和工龄工资为0元;应发5833元,实发工资5259元。
    这份工资条基本的工资仅1173元,超过80%是津补贴,其中工资的一半主要来源于工作津贴。
    这也源于1993年工改提高津贴补贴占比的结果。事实上,现行机关工作人员(包括事业单位)工资制度是1993年工资制度改革时建立的。即公务员实行职务工资和级别工资为主的职级工资制。公务员工资主要由职务工资、级别工资、基础工资、工龄工资构成。这次工资改革在国家层面提出建立“地区津贴制度”,各地可根据本地经济发展水平、财力状况制定自身的“津补贴”。
    国务院某直属机构一位负责人事的林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2006年实行新的公务员工资制度后,公务员工资分为四块,由职务工资、级别工资、工作津贴、生活补贴共同构成。其中,前两项实行全国统一标准,由中央财政支付;后两项由地方财政或各部门财政支付。
    类似陶磊这种工改补贴,都是按照国家规定的标准统一发放的,各个单位可能名称不一样,但同级别公务员发放的额度是一样的,前述林姓工作人员称他们单位将工改补贴等统一称为补贴。
    年终发一次性奖金不到千元
    现在的工资构成中,已没有工龄工资。陶磊称,刚参加工作时,记得工龄工资是每年涨一元,这一元工资也成为同事间的笑谈。据公开资料显示,在 1993年《国务院关于机关和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工资制度改革问题的通知》中,工龄工资的执行标准是这样规定的:“工龄工资按工作人员的工作年限确定,工作年限每增加一年,工龄工资增加一元,一直到离退休当年止”。一元工龄工资后来引发不少争议,2006年再次工资改革后,干脆取消了公务员的工龄工资。
    不过现在的工资构成中,也有一些几元的项目。例如,有小孩的公务员,2岁以内的小孩有奶粉补贴,每月2元。
    据陶磊介绍,各项津补贴因级别和职务差别而有不同,如提租补贴(对租住公有住房的职工,因租金提高而由单位给予的补贴),正部级240元/月,副部级210元/月,正司级130元/月,副司级115元/月,处级100元/月,科级80元/月,科以下70元/月。
    陶磊说,每个级别的工资总差也就在八九百元左右,如处级要比科级高八九百元左右。如果以此类推,在中国,国家主席的工资估计也就1万余元。
    不同级别的公务员其他方面的待遇也会不一样。据前述林姓工作人员介绍,比如医疗报销的比例,一般国家规定的能够报销的医药费,公务员的报销比例能达到90%。但50岁以上的副司局级有领导职务的公务员可享受副司局级医疗待遇,有专门的医疗蓝卡。以北京为例,具体说来就是可在指定医院的干部门诊就医,可报销的病房标准和床位标准要比普通公务员更高等。
    至于奖金,陶磊说,都是按照规定,只有年终的13个月工资,只发基本工资(中央财政统发部分),不是每个月的实际月薪。也就是说,2012年他的年终奖是国家统发的1000多元。
    该规定出自2006年的 《公务员工资制度改革实施办法》第六条:实行年终一次性奖金——对年度考核为称职(合格)及以上的工作人员发放年终一次性奖金,在考核结果确定后兑现,奖金标准为本人当年12月份的基本工资。
    5年一晋级,2年一晋档
    2006年实行新的工资制度后,各地陆续开始清理合并公务员收入中的各类津贴补贴,原先“不上台面”的收入被取消或变成“明补”,这也被称为 “阳光工资”改革。北京则早在这之前就推进了工资改革。即传说中的“3581”。记者早前曾做过相关报道,“3581”传说指科、处、局、部级干部月薪分别为3000元、5000元、8000元以及1万。但记者向权威人士求证的说法是,“3581”出台之初的考虑是指年薪,也就是科、处、局、部的年薪达到3万、5万、8万和10万。
    “我一直觉得按照级别来定工资不合理”,陶磊直言。一个单位,能当上官的毕竟只有少数。处级干部、厅级干部只有那么几个人,其余的都是普通工作人员,结果是有职务的比没职务的拿得多,而工龄长的老公务员比工龄短的拿得多,可能一个30年工龄的老公务员的工资不如一个10年工龄有职务的领导。这样的后果可能是大家都处心积虑想当领导,可能真正干实事的人就少了。
    而公务员的升职都有一定的程序,从正科级到副处级按程序至少需要3年,而极少有人能在3年内完成这一转变。
    不过,现在的公务员工资已有一定的增长机制,只是增长额不高。如2006年工改后,工资实行滚动晋级。据前述林姓工作人员介绍,年度考核累计五年称职的公务员职务晋升一个级别,年度考核累计两年称职的公务员则晋升一个级别工资档次,也就是常说的“5年一晋级,2年一晋档”。这样,即使职务没有变动,工资也会有所增长,避免了几年不涨的尴尬局面。一般升一个档级工资可能会涨100元左右。
    2006年工改,滥发钱现象并未遏止
    月薪5000多在北京是什么水平?去年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11年城镇单位在岗职工平均工资显示,北京职工月平均工资为4672元/月。而根据此前的一个统计数据,当时达到平均工资以上的职工只占到全部职工人数的39.3%,没有达到职工平均工资的人数占60.7%。这么说来,月薪5000已经属于平均以上的少部分了。
    陶磊还告诉记者,自己还算幸运的,刚参加工作时还有单位提供集体宿舍,现在刚进来还没转正的公务员每月扣完税也就1000多,也没有集体宿舍,北京房租这么高,根本不够生活开销。好在早饭与午饭有单位食堂免费提供。
    “公务员的隐性收入应该不少吧?”对于记者的问题,陶磊表示自己是最基层的公务员,单位也是“清水衙门”,没有钱也不会乱发钱,并没有任何的隐形收入。说到这,陶磊还有点激动。他说,2006年工资改革,(中央)提出“限高、稳中、托低”,“我们这种低水平的工资在那次后都涨了,我自己的大概涨了1000多元左右,但是那次改革并不彻底,‘限高’因为触及到太多利益,反对声音很大。一些(有钱部门)滥发钱的现象并未遏止,我们(公务员)内部意见也很大。”
    说起2006年工资改革绕不开1993年的改革。1993年公务员薪资制度改革,国家层面提出建立“地区津贴制度”,各地可根据本地经济发展水平、财力状况制定自身的“津补贴”。
    
    之后,国家并未出台统一政策。在此背景下,地方发放公务员津贴补贴的名目逐渐失序,地区、部门、单位的工资外收入基本处于失控状态。复旦大学博士孙琳曾专门研究过中国的公务员薪酬问题,据其不完全统计,各地擅自发放的津贴补贴名目达到300多项。
    2006年,新一届领导上来后,在全国推行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改革。此次公务员(包括事业单位)工资改革的重点为“限高、稳中、托低”,高收入人群的补贴将遭削减。具体做法是:第一规范补贴,设定上、中等收入的政策范围,收入超过平均线的要削减;第二是稳中,即中间的收入层次者工资水平可以继续保持,也可以适当增加;第三就是托低,即要用3年时间提高低工资收入人群收入,使其达到平均水平。据悉,2006年工资制度改革时国家对公务员津补贴标准出台了一个范围,平均值不能低于年2.1万元,也不能高于4万元。
    不同省最高相差几千元
    对于各地区、各部门公务员津贴补贴标准(即陶磊工资条中的工作津贴和生活补贴部分),各单位名称会有差别,但同地区同级别的津补贴差别并不太大。中央某部委一位正科级工作人员透露,国家统发1000多元,每月津补贴3000多,每月实发工资5000元出头;国务院某直属机构副处级干部向记者提供的工资条,没有工作津贴的名称,所有津补贴细化到各项,如物价补贴215元、交通费40元、生活补贴260元、提租补贴90元……另一位在地方某市级机关任职的公务员告诉记者,其属于正科级,国家统发的基本工资1000多,津补贴部分按照地区标准2000多,每月实发工资3000多元。
    2008年的一篇报道指出,“阳光工资”后,由于津补贴改革是地方自费改革,地方财政承担了更大的压力,规范以后“暗补”变“明补”,原来一部分由单位自己解决的补贴变成了财政支出。
    此外,即便是在一个省内,补贴的金额也有不小的差距。中央对公务员津贴补贴标准有个核算公式:省直机关津贴补贴标准=(省会城市平均标准+全省平均标准)/2。这种制度造成了不同省之间、同省不同市县区之间津贴补贴相差最高达几千元。一位2007年刚毕业参加工作的深圳司法系统的法警,2008年税前工资为8100元,实际扣除各项保险缴费之后工资所得约6200元。这让西部地区同样资历的公务员望而兴叹。即便扣除两地物价因素,差距仍可观。根据第一轮规范的结果,即使有年均津贴补贴2.1万元这个最低调控线,很多财力弱的贫困地区也根本无法达到。
    试探性“涨薪”遭遇反对
    对于现在的月薪,陶磊并不满意,他觉得自己毕竟工作了9年,当年考上公务员也是很不容易的。但工资水平在同学中已不算高。“现在一讲到公务员,大家都觉得工资高,其实我们还觉得冤呢。”
    陶磊还透露,2010年底,国家曾有给基层公务员加薪的计划,陶磊称之为“试探性增长”。当时媒体的报道也证明确有此事。《21世纪经济报道》2010年11月的一篇报道曾指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知情人士透露,该部正在组织研究、拟订完善公务员工资制度方案和深化事业单位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工作方案……此番公务员工资制度改革,重点之一即提高基层公务员的收入水平,缩小系统内收入差距。”
    “但由于舆论的反对声特别大,这次涨薪后来就不了了之。”说到这,陶磊认为,民众反对的原因之一在于前一次的改革没有彻底。“如果那一次的改革(2006年)把一些单位乱发津贴的风气给正过来了,之后的涨薪应该不会有那么大的阻力。”
    据媒体报道,2011年,审计署对2010年度中央部门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审计中发现,82个所属单位采取截留收入、虚列支出等方式,套取和私存私放资金4.14亿元。
    陶磊直言:“我赞成高薪养廉,但是必须双管齐下,管住腐败贪污漏洞。我希望有好的制度,让好人能有好报。”
    (应受访对象要求,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