驾照“扣分服务”地下产业链

2013-05-01 00:00  来源:《商界》  作者:李楠  共有评论

    “C1照。代扣分。300元/分。”“广州出售分数11分,有意联系。”
    ……在网上以“驾照代扣分”为关键词进行搜索,轻易就能找到众多卖分信息。这曾是一门相对小众的灰色生意。然而随着“史上最严格”的新交规出台,从收购有照无车人士的分数,到代办违章帮人“铲”分,围绕驾照的各种“服务”,俨然都能“明码标价”地找到解决之道。
    卖分生意怎么做?它何以形成如此庞大的交易网络?《商界》记者李楠的文章披露其中的“道行”。
    卖分生意怎么做
    “大量收驾驶证分,人需在成都,驾驶证领证日期地点都不限,90元一分。”
    位于一处居民楼的办公室内,朱凯正迅速地在一家同城信息网站上敲下这些文字,然后复制粘贴,发表在各论坛、贴吧上。
    电话就在这时响起,公司的业务员在电话中告诉朱凯:“消6分,现在,人在磨子桥。”
    挂上电话,朱凯马上从电脑里调出一份卖分者资料,筛选出符合条件且距离较近的卖分者,拨通了对方电话。确定卖分者现在可以赶到现场后,他把业务员的电话告之对方,再电话通知业务员卖分者的联系方式。90分钟后,他被告之业务已经办好。打开电脑上的另一个文档,朱凯在自己本月的业绩表里记上了6×25的字样。
    收集驾照“富余”分数,介绍卖家向买家提供代扣分“服务”,从买卖双方之间赚取差价,这就是代办违章中介机构的“盈利”模式。
    尽管驾车族之间,早有借朋友的驾照处理违章这样打擦边球的消分方式,但显然,这些中介机构在代扣分的操作上更为“专业”。
    首先,通过中介买分消分,买分者只需提供驾驶证,说清违章的具体时间、地点、情节,无需自己出面便可消除违章。其次,更重要的是,卖分中介还能处理一些个体卖分者无法解决的情况。比如会被吊销驾照的一次性代扣12分的情况,记者咨询了几家代办违章中介机构,都得到了“可以办理”的答复,价格在5000~7000元不等。
    “要消除一个12分的违章,其实需要的只是一个驾照上的最后一分。第一次被扣12分后,只要重新考交规,就能重新办理驾照。成本只需100多元。”有内部人士向记者揭秘一次代扣12分的真相。正因为此,中介机构为这“最后一分”开出2000元以上的高价,总能“收购”到一些有照无车人的分数。
    分工明确的卖分机构
    记者几经辗转找到从事驾照代扣分中介的陈家龙,据他介绍,从“分源”到“销路”,中介机构内部分工非常明确。组织者是整个项目的“CEO”,其下有黄牛党、业务员以及各级卖分者。其中黄牛党负责“分源”,即通过网络和实体渠道收集卖分者的信息,收录备用;业务员则负责“销路”,在网上和交通管理服务大厅、违法代办点线上线下拉业务,寻找买分者。
    业务员拉到业务后,马上与组织者联系,组织者再从黄牛党手中找到合适的卖分者,将卖分者带到处理地点,由业务员陪同卖分者办理相关违规处罚手续,并向买分人员收取费用,然后按约定的价格支付给卖分者,完成整个交易。
    在这样的分工结构下,无论是黄牛党还是业务员,都还有自己的多层次“业务链条”。陈家龙说,比如业务员寻找买分者,会在交管部门的服务大厅和其他各违章代办点附近的商户、停车场,以及一切可能接触到违章者的平台留下信息,如果“成交”则会付给对方介绍费。而黄牛党的手下,也有不同层次的介绍人,为其提供“代扣分”的来源。
    记者在网上搜索发现,“代扣分”的标价,每分从150~500元不等。陈家龙说,这种价格差异“和整个代办过程中的环节多少有关系”。
    那么在整个“驾照卖分”利益链上,各个环节的利益如何分配?通过卖分,各相关方又能获取多少利润?
    “业内收分都有一定的价格标准,以C照为例,一分一般在50~60元之间,B照在100元上下,A照最多也不会超过200元。”
    从卖分者手中收来的分,经过中介机构到买分者手中,要通过各个环节加价。据陈家龙介绍,组织者、黄牛党、业务员、卖分者之间的分配比例一般为组织者拿50%,卖分者可以得到25%,黄牛党和业务员则分享剩下的25%。这样,卖分者以50元一分出售的分数,黄牛党加价后以75元交给中介机构,组织者加价到175元给业务员,业务员再加价,最终买分者支付的价格将在200元以上。
    陈家龙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家有稳定业务来源的代办机构,每天可以很轻松地接到十笔以上的业务,以每笔业务代消3分共计600元计算,组织者每月的利润便可达10万元,黄牛党和业务员的收入也都在2万元以上,而且“这还是一个相当保守的数字”。
    从产业到“连锁”
    在接待前来为车辆做保养的客户周先生时,4S店的员工张敬看似很随意地问周先生是否办好了年检。周先生回答说,自己的车去年曾有几次高速超速和闯红灯,按规定要被扣18分,违章没有处理便无法办理年检。
    张敬当即为周先生出主意,他知道有一家车务公司,可以帮车主代办年检,并处理违章。随后一个电话,车务公司的业务人员便很快赶来。由于是4S店员工介绍,周先生放心地交了6000元代办费,委托对方进行代办。
    一个星期后,周先生的车顺利通过年检。而与此同时,一笔2000元的“业务费”,也由车务公司打到了4S店的账目上。
    一方面代扣分中介需要更多业务,另一方面驾照服务带来的利润也让越来越多的相关机构垂涎。于是,从单一的消分生意到提供关于驾照的系列代办,驾照的灰色服务形成一条完整的产业链,甚至出现“全国连锁”机构。
    最初,中介机构的业务员只是在交通管理部门的服务大厅附近“蹲点”,寻找可能出现的买分者,然而这种方式,不但要小心翼翼地躲避稽查,而且随着“卖分市场”的发展,各灰色机构之间也不可避免地存在竞争。怎样做大“蛋糕”?
    “足不出户,无需东奔西跑,网上处理更省心,消除记录再付款,支付宝担保交易,省心、省力、省钱。”网上市场的兴起,无疑给更多人分享这块蛋糕的机会。据陈家龙介绍,为了提升网店销量,卖家会专门请网络“淘客”,进行分享与推广;在QQ、论坛、YY语音等互联网平台,网络水军也是他们常用的营销推手。
    仅在淘宝网上,记者以“违章咨询”为关键词进行搜索,便搜出1700余条信息,向几位店家咨询,对方都表示可以代办消分,且“因为少了人工”,价格比网下稍低,每分价格在100~150元之间。随后记者查询某店家的成交记录更发现,该店自2012年2月开店以来,一年间总成交记录已达近1.4万笔,无一差评。
    除此之外,记者走访多家汽修厂、车友俱乐部、汽车美容店,几乎无一例外都能得到代办违章者的联系方式,有的商家甚至直接将印有“交通违章代办咨询”字样的名片放在显眼的地方,供顾客自取。不仅如此,4S店、洗车行、车友会,甚至是加油站和保险公司,凡车主行踪所至,中介机构都会与之建立合作关系,将其变成自己的“销售渠道”。
    这种合作绝不是中介机构单方面的热情。“早在五六年前,就经常有汽车行业各种相关商家找我们帮客户办消分,从中赚差价。”不过,与内部利益分配方式不同,中介机构与这些商家的合作,不是采取提成或是介绍费的方式,而是给合作商家一个底价,“至于加多少,他们自己说了算”。
    寻找最靠谱的“供应商”
    开拓了销售渠道,增加了“销量”,显然,在“分源”上仅靠在网上发布收购信息,坐等卖分者送分上门是不够的,黄牛们也在寻找着新的收分渠道。
    上游的卖分人,如同他们的供应商。几年来,陈家龙和同行们发现,“驾校是最靠谱的供应商”。因为驾校拥有丰富的驾照持有者信息,并且充分了解每一个考证人是否驾车等相关情况。于是黄牛们基本都会在驾校设点,以获取有可能卖分的驾照持有人的联系方式等资料。
    这当然不是免费的。陈家龙透露,从驾校买资料通常是以信息费的方式支付报酬,而遇到有特殊需求的 “客户”——比如需要买最后一分,或是在年底这样代扣分的“旺季”,他们也会按金额和驾校单独结算,基本上驾校可以获得交易总额的10%,“最后一分”这样的稀缺商品则可以高达20%~30%。
    有了更多的“销售平台”,客户的需求随之多样化,不过,充足的“货源”使中介机构更有能力去“开拓市场”。
    代办检车、驾照年审、代办驾驶证和车辆的迁移,甚至是车辆的上牌、过户,中介机构将围绕车辆和驾照的各种业务都纳入了服务范围,并组合打包销售。而这些,已经不是完全依靠买分卖分便能完成。“毕竟能做这一行,多少都会有些关系和门道。”陈家龙坦言。
    于是,“单纯”的代办违章中介机构开始转变为更为“成熟”的驾照服务机构。而从“满足客户需求”出发,各省市的驾照服务机构之间,也开始展开业务上的合作。受违章、年审等办理地的限制,以往驾照服务机构的供求网和关系网只局限在省或直辖市内部,而这种异地间的合作,则让他们可以把业务范围扩大到全国各地。
    至此,从上游的供应商到下游的销售渠道,资源网、利益网、关系网交织,形成了驾照服务的灰色产业链。
    隐身术
    他们从不与买卖分双方签订任何协议,一手消分,一手交钱,速战速决,除非在付款时被当场抓获,否则很难抓住其进行交易的证据;
    他们有专用的电话号码,电话卡匿名办理,定期更换;
    他们有自己的“暗语”,往往冠以“车会”、“车务”、“车友俱乐部”、“交通咨询中心”之名,以“咨询”、“查询”、“代办”代替“消分”、“代扣分”等敏感字眼;
    他们躲在虚拟的世界里,利用一个ID,就能在汽车市场、汽配城,甚至是交管部门的服务大厅附近等车主聚集之处,通过飞信、陌陌等通信工具,发布业务信息;
    他们因利益紧紧捆绑在同一链条上,注定互相维护,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其实,帮朋友代扣分,和帮陌生人代扣分,本质上又有什么不同?”采访的最后,陈家龙对记者如此说。也许,从最初的人情往来,到现在的灰色产业,驾照代扣分不仅是一个关乎利益的命题——与其说有需求才有买卖,不如说当下我们对规则依然缺乏足够的敬畏。□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