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股神”青春狂想

2013-04-21 00:00  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梁位  共有评论

    3月上旬,广州本地多家媒体报道了侯天诚,称这位高中学生写了一批论文,具有极高的学术水准。而其中一篇关于证券市场的论文还“引起了华尔街的瞩目”。此外,“侯天诚利用自身创立的炒股软件,投入2万元,获得10%的收益”。那么,侯天诚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少年?他的能力是如何练就的?对于未来他和他的家人又有怎样的期待与忧虑?《时代周报》记者梁位对此进行了详细报道。
    3月17日晚,侯天诚接到了雷迎春的电话,后者说现在就想见他。
    按之前的约定,华为公司技术主管雷迎春与高中生侯天诚的见面应该是在第二天,同时有某报记者与侯的母亲陪同。但雷迎春临时改变了主意,并且说,我只见你一个;要不,就不见了。
    侯天诚觉得“这位哥哥很有意思,出门时有点兴奋”。多年来,这位广州市第十六中学的高三学生一直“孤独”地研究计算机语言,如今,终于有一个来自一家伟大公司的技术主管主动要与他交流。
    于是,两人在环市东路的一家麦当劳餐厅见面,并且一直谈到晚上11点多。促成两人见面的原因是,3月上旬,广州本地多家媒体报道了侯天诚,称这位高中学生写了一批论文,具有极高的学术水准。而其中一篇关于证券市场的论文还“引起了华尔街的瞩目”。此外,“侯天诚利用自身创立的炒股软件,投入2万元,获得10%的收益”。
    雷迎春说:“想与他见见,验证一下;另一方面和他谈心,传授一点知识和人生经验。”
    三篇学术论文
    让侯天诚受到媒体关注的,缘于他写于高一、高二时的多篇论文。
    侯天诚的父亲曾从事过金融方面的工作。受父亲影响,从初三起,侯天诚也迷上了股市,有时间就去论坛看K线图,接触各种技术公式。
    通过自身的观测,侯天诚认为,股票市场是可预测、可量化的。而水利专家分析潮汐的理论“Hurst指数”可用于对市场大势的预测,只是该指数手算复杂,在网上用软件计算却大多要收费。
    利用自己的计算机优势,2011年,侯天诚编写了数据分析软件,能够计算出股票100天内涨跌的概率。此后,他用父亲给的2万元投资股市,就是应用这套软件与技术,几次操作下来,获得了10%的回报。
    当年10月,在父母的鼓励下,侯天诚把成果梳理成论文 《关于现代市场模型的研究和Hurst指数在中国证券市场的应用》。他的另外两篇论文,《对“有效市场假说”(EMH)的例证型分析》与《TEAM加密匿名网络结构简析》,则写于2012年年中。
    侯天诚将这些论文放于网络上的一个博客上,但没有引起太多关注。
    今年3月,广州媒体对侯天诚报道之后,记者将这三篇论文发给相关专家、学者阅读,并要求给出评价。
    经济学人、中山大学岭南学院教授林江说,侯天诚研究证券市场的论文,学术含量并不是很高,但方法挺好。例如,他先有一个对理论的假设与回顾,然后用一些实际的案例,如用上证、深圳综指的历史数据,放进这个模型当中,然后提出改进,再对照着得出一些观测的结果,这与我们如今在经济学领域、投资金融学领域所做的套路基本一致。
    “这叫实证研究方法,他在高中阶段能够掌握或基本能够掌握这种研究方法,让我惊讶。”林江说。
    在广州绿盟科技信息安全工程师王兴明看来,《TEAM加密匿名网络结构简析》一文没有硬伤,从其节点信誉、匿名安全上看,有着较深的网络思想,“但按照现在的网络协议可行性不高,如果每跳的路由器都建立这个信誉库,那个路由器基本就挂了,这是缺点。”
    即便如此,王兴明认为,一般人在本科阶段写不出这种论文。
    一位母亲的高考焦虑
    侯天诚的兴趣非常广泛,从初中到高中,每一阶段,他似乎都在研究不同的东西,从计算机语言到高等物理、热力学。他还自学高等数学中的微积分与概率论。
    在概率研究中,侯天诚提出万有引力与粒子可能状态数以及各状态概率与平均概率的差值之间存在关系的假设。他查阅资料后发现,这一理论竟然与荷兰弦理论家埃里克·韦尔兰德在2008年提出的 “引力的熵力假说”部分一致。他还与记者谈论量子力学与热力学定律的基本思想。
    但是,其母亲朱燕玲说,由于儿子将太多精力放在学术研究上,所以他的学习成绩在学校并不是最拔尖的。
    这样一直到了高三。此时侯天诚的学习成绩在年级的理科班中排名约在30名开外。这样的一个成绩很难保证他能考上国内的一流高校。
    这让朱燕玲很是焦虑。她说:“我儿子不焦虑,他说就算去到一般的大学,只要有一个好的图书馆,他也能继续研究。但是我很焦虑,我希望他能上更好的大学,拜大师为师。他不是天才,但他对知识的追求与专注是非常良好的品质。”
    2012年12月,侯天诚参加了国内“北约高校联盟”自主招生报名。但是,他并不能进入广州市第十六中学理科仅3人的校荐名单,自荐却又没有竞赛获奖证书这类的通行证,所以无缘得到笔试资格。
    朱燕玲希望儿子出色的科研禀赋能引起更多的关注,从而实现 “曲线救国”。于是,2012年春节之后,她将儿子所写的几篇论文发与广州、南京、北京等地一些学理工科的朋友。“这些朋友说看不太懂,但他们把论文转交给了美国普林斯顿大学高等研究院博士后武清宇、美国康奈尔大学博士周刚等人手上,他们对论文作出了让我惊讶的评价。”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的武清宇认为:“论文对中国证券市场的分析以及得出相关的结论,有很好的参考意义,具有发表的潜质。”
    而周刚,这位华尔街某大型对冲基金公司的高级副总裁,原RiskMetricsGroup的创始合伙人、美国康奈尔大学的博士则表示:“对一个中学生作者来说,其牵涉到的理论广度和深度都很难得,我觉得文章达到了硕士研究生的水准。据我所知,美国一些MBA的学生都没有达到这样的深度。”
    而上海应用技术学院教授顾滨、武汉大学副校长吴俊培等人也对侯天诚作出了积极的评价。
    此后,来自于美国与国内的对侯天诚的评价被几家广州本地媒体获悉,于是有了3月上旬的一系列报道。
    安静的少年
        3月24日,出现在记者面前的侯天诚带点羞涩,满脸稚气,声音柔细。
    羞涩与真诚,可能是这位少年多年来的一贯形象。他说:“我不认同报纸把我说成是天才少年,我的智商应该算中等,只是我很专注,专注于自身感兴趣的领域,想研究出一点什么来。”
    侯天诚的初中同学赵沐风说:“他给我的印象不深,只觉得他人品很好、很亲和,电脑与英语很厉害。”侯的高中同学程革则说:“他是个很安静的人,让人感觉他总是在安静地思考着什么,他不是那种‘知名’的人。”
    但是,经过媒体报道后,事情有了一些变化。广州市第十六中学的许多同学开始在微博上讨论他,并将其与在2011年5月“撼动广州地铁一号线改造项目”的“举牌哥”陈逸华并称为学校的“名人”。还有的同学则称其为“半个经济学家”。
    侯天诚说:“我不是名人,陈逸华很有个性,他在校内召集大家签名反对地铁改造时,我是最早签名的几个人之一。但我不是有个性的人,我的个性在于我对知识、对美的专注,知识多美啊!媒体报不报道我不重要,也不会改变我。并且,我对高考不焦虑,这是因为,我认同与接受这个高考,它可能是现在中国体制下人才选拔的最好方式,我不想让自己特殊化。”
    对于这一点,朱燕玲说:“他的心态比我更好,我希望有人对他伸出手来,但他并不在意。可能,他与别的孩子不同之处在于,我经常带他去参加一些文化活动,他能经常见到毕飞宇、苏童、叶开等国内知名的作家、诗人,并与他们聊天。”
    不过,现在看来,媒体的报道并未给侯天诚的升学带来什么帮助。
    朱燕玲说:“这些报道对于我们自身的意义不大,但我想它有一定的社会意义,或许能引起大家的思考——在现在的教育体制下,对于侯天诚这一类孩子,能否有另一种途径让他上更好的大学?毕竟在美国,以他的素质,有那么多人推荐,是可以上一流大学的。”
    确实,网络上兴起了对“侯天诚”现象的热议,并直指现行的教育体制之问题。
    3月17日,侯天诚被港大破例获准参加了“北约高校联盟”自主招生的笔试,考场设在华南理工大学。试后,他说 “发挥得一般般”。
    见面之后
    当晚,与雷迎春见面后,侯天诚带着一些疑惑回了家。
    他疑惑的是:为什么雷迎春认为创立一种把数据与代码统一的语言,达到运行与编译的统一是不可能的呢?“那样的语言多简洁、优美啊!”他自语。
    但是,这并没有让他疑惑太久。因为,很快他就将兴趣转移到一种名为“SCHEME”的计算机语言上去了。他觉得,这种语言简洁、优雅。他说,他现在感兴趣于计算机语言、金融、统计学,但在将来,希望能创造出一种完美的人工语言。
    而雷迎春,则在见面的第二天给侯天诚的母亲发了一条手机短信:“作为一个关心下一代成长的热心人,通过记者联系到你、接触到你儿子,向他传递了一些知识与人生经验,我完成了读报时定下的任务。”
    广州的一家媒体粗略报道了两人见面的事情,并称雷 “希望能为侯天诚提供在华为的工作岗位,并向清华等高校教授举荐这位广州神童”。
    由此,雷迎春因私下行为,回到华为后被相关领导“问话”。□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