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反攻大陆”的执念

2016-09-01 00:00  来源:《国家人文历史》  作者:周渝  共有评论

    蒋介石最早提出 “反攻大陆”的时间应为1949年6月。当时大陆虽还未完全“失守”,但军事上已彻底失败。6月26日,蒋介石在台北召开东南区军事会议,发表《本党革命的经过与失败的因果关系》讲话,首次提出“反攻大陆”的时间表,即“半年整训,革新精神。一年反攻,三年成功!”为了给将领们打气,蒋介石称这是“最艰苦的阶段”,但也是成功立业“千载一时的机会”。
    从败退台湾到去世的26年里,每年的新年、“青年节”“双十节”、台湾光复节,蒋介石都要发布文告,内容千篇一律的重申,如今年是“反攻大陆”的“决定年”“关键年”,明年是“反攻大陆”的“胜利年”等等,但年复一年,“反攻”却迟迟未动。那么,蒋介石的内心是真的相信还能够“反攻大陆”吗?这究竟是他至死不渝的目标,还是仅仅只是一个宣传口号?
    抵制“两个中国”
    朝鲜战争结束后,大陆方面于1954年又提出“解放台湾”,尤其是对台湾地区和美国签署的“美台共同防御条约”提出质疑,认为美国有“占领台湾”的企图。这一年9月3日和22日,解放军两次以重炮轰击金门,炮弹“非常精确地打中金门岛和国民党在这个地区控制的其他岛屿的每一个角落”,国民党军伤亡惨重,两名美军中校在炮击中身亡,这不仅使台湾当局恐慌,同时也引起世界瞩目。美国朝野一片喧嚣,西方世界的舆论更将“九三炮战”称为“台海危机”。这次炮战的发生,更让美国国务院对是否要持续协防金门、马祖等外岛的策略产生怀疑,于是又开始抛出“台澎地位未定论”等分裂中国或制造“两个中国”的言论。尽管国民党希望借着“美台共同防御条约”为台提供防卫安全保障,并化解联合国内“两个中国”或台湾地区应由盟军托管的负面冲击,但美国方面却巧妙地没有将金、马外岛是否在协防范围写进条约,明确规定的特别保护区仅限台湾和澎湖。
    1955年,解放军攻占一江山岛,浙江外海的大陈岛以及福建金门、马祖皆暴露在前沿。美方判定解放军即将攻占大陈,继而进攻金、马,故而建议蒋介石从金门、马祖等外岛撤军,固守台湾,但蒋介石坚决不同意。一方面,蒋氏将金、马等外岛视为前线,是“反攻大陆”的前沿,1950年6月,国民党在大陈岛成立了 “大陈游击队指挥所”“海军巡防处处长”温台充任首任指挥官,不定时组织游击队对大陆沿海一带进行袭扰。此外,蒋介石还令国民党军以金门、马祖为基地,向福建、广东等地进行小股渗透,如果失去了这些外岛,等同于放弃“反攻复国”前沿阵地。除此之外,按美方的劝说实行“金马中立化”,将这些外岛交给联合国托管,固然可以减轻大陆对台压力,但也斩断了大陆和台湾直接联系的纽带。在美国人眼中,沿海岛屿与台湾有本质不同,因为中国沿海的岛屿从未割让给日本,放弃这些小岛固然便于美国人避免被世界谴责“干涉中国内政”,但也等于割裂大陆与台湾的联系,造成“两个中国”的局面,这是蒋介石无法接受的。
    当年2月3日,蒋介石主动召开国际记者会,强调不容许任何人割裂中国的立场,痛斥“两个中国”的说法“荒谬绝伦”。他甚至说:“在四千余年的中国历史上,虽间有卖国贼勾结敌寇叛乱之事,但中华民族不久终归统一。”次日,蒋介石又再度宣示,“台湾和大陆本是一体,骨肉相连,休戚与共,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有理由相信蒋氏内心对美英企图制造“两个中国”的阴谋极其抵触,因为其不仅在公开场合态度强硬,日记中也痛批:“由于上月初美国压力与卑鄙之言行,令人寒心……”“余昔以为美比俄为有诚可信,而今乃知其为一丘之貉……”不过在美方的施压下,蒋介石虽力争保住了金、马外岛,但也被迫同意从大陈岛撤军,会同美国第七舰队将上万军民“转进”台湾。至此,浙江沿海岛屿全部被大陆控制,台湾方面仅存金门、马祖孤悬在福建外海。
    不愿放弃,也不许别人忘记
    在蒋介石几十年的戎马生涯中,总是喜欢拟定时间表。1926年北伐前夕,他在演讲中说:“去年可以统一广东,今年即不难统一中国。”后来的历史比他预言的晚两年,但终究是在1928年统一了全国。1934年,日本咄咄逼人之际,蒋介石又预言 “日本十年后将彻底失败”,10年后的1944年,日本已是强弩之末,并于次年彻底战败,只比预言晚了一年。然而在败退台湾后,什么“一年反攻”“三月反攻”“五年成功”等虽反复被提起,但这些时间表偏偏集体失灵,一个都没谱。5年过去了,不仅未能实现“反攻”,反而丢掉浙江沿海的岛屿,不仅尴尬,更重要的是严重影响在台军队的士气,因此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蒋介石不敢再拟定 “反攻”时间表。
    但是蒋氏依旧不愿放弃“反攻复国”的目标,也不许别人忘记这个目标。1959年,在国民党败守台湾十年之际,蒋介石于5月19日在中国国民党八届二中全会上作了“掌握中兴复国的机会”的讲话。这次讲话中,蒋介石说出了自己的担忧:“现在政府中已经很少有人再谈 ‘反攻复国’的问题……,他们很少自称为‘中华民国’,而多是台湾如何如何了。又说从大陆来台的人,他们也都在漫长的岁月中,淡忘了中国大陆上的家园……”历数完种种担忧与问题,蒋介石再次列出时间表:“再过十年,超过‘十年生聚,十年教训’的期限,还不能‘反攻复国’的话,那就任何希望都要破灭了。”
    这是蒋介石最后一次为 “反攻大陆”列出期限。当然,这时“反攻大陆”似乎已显得有些过时。美国人认为兵败撤台的蒋介石本就是泥菩萨过河,哪还有什么能力去“反攻”。甚至连时任“台湾省主席”的吴国祯后来也回忆说,“蒋介石自始至终就是没有真正反攻大陆的打算”。至今仍有不少人认为“反攻大陆”不过是一句政治口号。
    从今天解密的档案看来,吴国祯等人的确不了解蒋介石,又或许是他们自己早已放弃了 “反攻”。蒋介石至少在1950年代至60年代初,对待“反攻”颇为认真,与“反攻复国”计划配套的措施具体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是蒋介石任命了大陆各省的 “行政官长”,比较特殊的是浙江和福建。早在还未从大陈岛撤军的1951年9月,胡宗南化名“秦东昌”赴大陈岛任“浙江省政府主席”和“浙江人民反共游击总指挥”,具体任务是“秘密策划向大陆东南,沿海发展敌后武力,准备配合国际间局势的演变,由大陈岛发起反攻大陆军事作战”“福建省”更为特殊,该“省政府”名义上的管辖范围为金门、莆田、连江、罗源、长乐等县,实际上管辖范围为金门和马祖。1956年7月为适应战时需要,实施金门、马祖地区“战地政务实验办法”“福建省政府”移驻到当时的台北县新店市(1996年迁回)。长期以来人们习惯将金门归为“台湾”是不对的,因为在蒋介石的规划中,“中华民国”至少还管辖着两个省,即“台湾省”与“福建省”,金门属于福建。当局还向退伍的大陆籍士兵们发放“授田证”,允诺将来“反攻”成功后凭证授田。
    除了一套看似完整的行政体系,“总统府”于1954年1月根据蒋介石的指令,设立“光复大陆设计研究委员会”,由陈诚担任主任委员。蒋介石在台26年间,“光复大陆设计研究委员会”设计出1000多种研究方案,却无一能顺利实行。到了后期,许多设计研究人员对“反攻”失去信心,成为领着薪水的闲人。1960年,连“副总统”陈诚也开始向“参谋总长”彭孟缉表示他对“反攻”失去信心。对于陈诚的态度,蒋在日记中说:“辞修对孟缉谈话,表示其对我‘反攻复国’计划根本失去信仰心,殊出意料之外,彼在四月底已同意我所定开始反攻时期,且已决定战时财经措施与军费,而今忽反前议,对我威信毫不顾及,可痛。”
    “反攻大陆”的硝烟
    即使陈诚等人都已认为“反攻无望”,但蒋介石却反复给国民党军政大员们打气,并亲自参与对“反攻”方案的修订。当然,他的方案也因时而变,或是“等到俄共全面侵略战争发动时候,与美国并肩作战”,或是要跳过美国,单独发动进攻,寄希望于“大陆同胞群起响应”,正如“反攻”时间表一样朝令夕改。但这些也并非都是纸上空文,地图开疆。因为在此期间,国民党军的确在蒋介石的授意下发动了数次局部的军事“反攻”。
    军事行动大多集中在1950年代,但败多胜少。1951年6月至9月,国民党军800余人分6股分别向广东、福建两省隐蔽登陆,企图发动突袭,结果上岸后被解放军全歼。同年9月4日,“福建反共救国军”370人在福建晋江地区登陆,3天内被歼灭。1952年3月28日,大陈岛上千国民党军突袭浙东临海县白沙山岛未果。规模比较大的“反攻”发生于1953年7月15日,驻守金门的1万余国民党军在海、空军配合下,由“金门防卫司令”胡琏亲自指挥,对福建东山岛发动武装进犯。这次作战,国民党还启用了伞兵部队空降东山,实际参战伞兵共425人,目标是切断东山岛与大陆的联系。但由于空投失误,有的伞兵落入海中,有的落到解放军阵地被俘。随后,解放军增援部队赶到,胡琏与之激战后,担心被围歼而匆忙撤退,国民党军此次军事进犯不仅未达预期,还损失了3379人,尤其是伞兵伤亡惨重。
    据不完全统计,从1951年年初至1954年8月,国民党军对大陆沿海地区及岛屿偷袭42次,动用兵力近13万人。至于空军出动飞机对大陆进行袭扰及轰炸,更是不计其数。除此之外,蒋介石手中还有另一张牌,那就是内战兵败时,由李弥带到缅甸去的那支“异域孤军”“孤军”入缅初期和台湾方面联系还比较紧密,为响应“反攻大陆”,李弥一度令第93师由缅甸向云南进犯,一连攻下4个县城,后因解放军援军抵达并发动反击,第93师无法支撑,只得退回缅甸。在缅期间,这支“孤军”又多次挫败缅甸政府军,最终酿成国际事件,在联合国的干预下,李弥将3300人撤回台湾,却秘密留下了约2500人作为“反攻大陆”的主力基础。随着“反攻”梦的破碎,台湾方面也断绝了补给,任在缅“孤军”自生自灭,造成了这一群体的悲剧。直至今日,泰国北部的美斯乐、大谷地等地仍然居住有不少“孤军”老兵,他们在破旧的屋舍上贴着四个大字——“还我国籍”。
    有国民党军的“反攻”,必有大陆解放军的“进攻”,对台海局势影响较大的应属“八二三炮战”。1958年8月,蒋介石宣称已掌握解放军向福建集中的信息,判断大陆将对金门发起大规模攻击,遂下令向金门增兵一倍。8月20日,蒋介石乘舰由马祖转往金门巡视防务,并于8月22日亲自召集金门团级以上军官举行战备会议,强调“国家兴亡在此一战,覆巢之下无完卵,人人为求生存而求胜,为保国卫乡而战”。当晚10时,蒋介石搭机返台,没想到次日傍晚,解放军即下令炮击金门。“第一波预计落弹4万余发,金门死伤440余人”,岛上所有通信线路与电线全被打断,各指挥所失联,驻军死伤惨重,包括“陆军副司令”吉星文、“海军副司令”赵家骧、“空军副司令”章杰均遭炮火击中身亡。“国防部长”俞大维、“金防部司令”胡琏以及参谋长刘明奎等人均被炮火击伤。金门被炮火封锁长达10日,期间国民党只能靠空投补给,直到9月3日解放军暂停炮击 (10月5日解除封锁)。这便是著名的“八二三炮战”。
    这次炮战实际上也是大陆为试探美国底牌而发动的一次打击。但“八二三炮战”后,艾森豪威尔又开始要求蒋介石应主动将金、马部队撤出。实际上又将制造“两个中国”的事情推上台面,在这一点上,毛泽东与蒋介石倒是能出奇的达成一致,都坚决反对。蒋介石强调,国民党“并无接受美国建议的义务”。中共高层也决定改变政策,认为“金马留在蒋介石手中也有好处”,可以借此扩大美蒋矛盾,遂下令暂停炮击。据说当年10月31日,毛泽东对“两岸密使”曹聚仁说:“只要蒋氏父子能抵制美国,我们可以和他合作。我们赞成蒋介石保住金门、马祖的方针。”
    “国光计划”胎死腹中
    “八二三炮战”后,海峡两岸再无大规模军事冲突,但蒋介石对大陆依旧念念不忘。1960年代初期国民党在台湾经过十余年整军经武,战力已比十年前提高许多,这让蒋介石有底气重温“反攻大陆”的旧梦。既然“反攻”得不到美国的支持,那么他便要亲自指导军队研拟 “自力反攻”作战计划。1961年4月1日,台湾军方在台北县三峡地区秘密成立“国光作业室”,动员三军精英正式启动“国光计划”。
    国光作业室下辖陆光(陆军)、光明(海军)、擎天(空军)3个作业室,初期规模编制为207人。这个计划在蒋介石心中有非常重之分量,作业室成立那年的7月11日,蒋介石在日月潭召见“参谋总长”彭孟缉及“副参谋总长”马纪壮,他对两人表示:“建设台湾为的是‘反攻大陆’,否则我可以不干。当前革命形势对我有利,过去在台12年,虽有机会,但没有现在的形势有利,再不奋斗打回去,则决回不去了。”
    显然,此时的蒋介石既不指望靠美国援助,也不幻想国际形势变化。他希望靠“国光计划”作最后的奋力一搏。整个“国光计划”包含“敌前登陆、敌后特战、敌前袭击、乘势反攻、应援抗暴”等五类26项作战计划、214个参谋研究案,所有计划都详拟到师的任务层级,甚至包括军队登陆、进攻以及海空军援助的每个地点也有具体计划,怎么看都像是要来真的了。
    军事方面,从1962年开始,蒋介石就开始试图向大陆挑衅,诱发军事冲突。当年11月底,国民党30余名武装人员突袭广东台山外海,结果无一生还。1964年,海上突击行动愈演愈烈,其中“海虎项目”与“立功项目”一度得手,尤其在“海虎项目”这次远程袭击中,国民党突击队16人先抵达韩国,再由韩国出海进入山东省荣成县龙山前海域,随后登陆,袭击了当地驻军后撤离。这次行动虽是小规模袭扰,但台湾“中央日报”却在6月11日那天的头版以“奇袭山东半岛成功,伤毙匪军三十余人”为题大肆报道,同时还刊有一张在行动中丧生的队员李秉铭的遗照。李氏公祭当天,蒋介石更为其手书了“成功成仁”之牌匾,并亲自召见其余15名队员,向他们颁发了勋章、奖状和奖金。蒋介石如此高调的政治信号十分明显,他开始在为“反攻大陆”造势了。
    然而,仅仅在4个月后的1964年10月,中国大陆试爆原子弹成功的消息传到台湾,这对蒋介石而言无疑是晴天霹雳。稍有常识的人都能看出,蒋介石 “反攻复国”的梦至此已宣告破灭。然而1965年反而成为整个“国光计划”达到高潮的一年。6月17日,蒋介石在陆军官校召集基层以上干部进行训话,并让每个干部预留遗嘱,预备发动“反攻”。想不到仅隔两个月,一次更严重的打击降临了。
    1965年8月6日,台湾军方指派从美国接收不过8个月的“剑门”舰护送陆军情报队员准备执行突袭东山岛的“海啸一号”计划。由于海军事前对解放军在大陆沿海部署未加重视,指挥官疏忽,致使军情泄露,“剑门”舰被解放军鱼雷艇发射的3枚鱼雷击中,引起弹药大爆炸,坐镇在舰上指挥的胡嘉恒少将当场身亡,“剑门”舰也在东山岛东南38海里处沉没。随后“章江”舰也被击沉,国民党海军损失惨重,“海军总司令”刘广凯因此下台。此即“八六海战”。这次海上失利犹如当头棒喝,使蒋介石理解到“丧失制海优势,发动登陆战至为困难”,“反攻”的决心遭受重挫。
    此时的蒋介石已年近八旬,他老了,大概真的对“反攻大陆”失去了信心,“国光计划”规模逐年缩减,到1972年7月20日,“国光作业室”裁撤并入“国防部作战次长室”。当时国际形势已发生剧变,台湾当局也因被逐出联合国而使其“反攻”无法获得国际认可,“国光计划”遂在无奈中宣告终止。后来曾参与“国光计划”的“海军总司令”叶昌桐接受采访时总结:“1960年代台湾的实力不足以发动‘反攻大陆’的战争,但没人敢报告蒋介石……”
    在蒋介石生命的最后三年,“反攻大陆,解救同胞”的宣传标语依然贴满台湾的大街小巷。中小学生们每天依旧高唱“大陆我们的国土,大陆是我们的疆域”的“反攻复国歌”。但此时此刻,“反攻大陆”真的只是一句苍白无力的口号,它注定随着蒋介石的离去渐行渐远。1975年4月5日,带着这个支离破碎的“海棠残梦”,88岁的蒋介石走到了生命的终点。
    (摘自《国家人文历史》周渝)□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