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浩田接管人民日报社那一天

2014-12-11 00:00  来源:《国家人文历史》  作者:钱江  共有评论

    1976年10月7日,北京军区副政委迟浩田奉命率3人小组进驻人民日报社,控制住深受江青、姚文元器重的亲信人物,掌握了这个至关重要的舆论喉舌,是粉碎“四人帮”行动的重要环节。

    受命于唐山抗震救灾前线
    1976年10月6日深夜,在唐山抗震救灾指挥部,身在指挥中枢的北京军区副政委迟浩田,和萧选进副司令员、万海峰副政委商量了要办的几件事,刚刚回到帐篷里,电话铃急促地响起。对方在电话中向迟浩田传达中共中央办公厅的通知:明天一早返回北京,中央将派专机来接。请抓紧准备一下。迟浩田询问:“回北京是什么任务?”对方回答:“不清楚,你回来后就知道了。”
    放下电话,已是7日零时7分。迟浩田心中感到,必有大事发生,马上给北京打电话,向主持北京军区工作的秦基伟政委打听。秦基伟也颇感吃惊,说:“我一点也不知道啊!”思考片刻,他又说:“这大概是中央定的,叫你回来就回来吧。”
    迟浩田思来想去,怎么也睡不着,干脆起身,开始整理好衣物,把洗漱用品、书籍、笔记本装进包里,把秘书、警卫员叫到跟前,神色严峻地说:“天亮后咱们一起回京。到北京后,兵分两路,你们回原单位,不要跟着我了。”秘书和警卫员一听首长所言,都面露惊讶之色,但也没有多问。后来迟浩田回忆说,当时他觉得,回北京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万一自己“出事”,不要连累了身边工作人员。
    7日清晨8时许,北京飞来的专机按时到达,萧选进、万海峰到机场送行。大家都不知道此行的缘由,都请迟浩田多多保重。迟浩田笑着向大家摆摆手,说:“没事,没事,后会有期。”逐一敬礼、握手,从容登机。一小时后,专机在北京东郊通县机场降落,果然有中央办公厅的黑色轿车在等候,有人陪同迟浩田先到一处休息。对方告知:午后参加重要会议。
    耿飚将军的热情拥抱
    10月7日上午,正在办公室工作的《北京日报》总编辑孙轶青接到来自上级的电话,要他午后到中南海参加会议。通知中明确,此事严格保密,不向任何人、包括自己家人透露信息。几乎同时,京郊西山八大处附近“亚非学生疗养院”的“9·13事件”专案组审讯组负责干部郗汉生也接到来自中央组织部的电话,要他午后到中南海参加会议,接受任务。
    当天午后1时,迟浩田进入中南海紫光阁会议室。和他差不多同时到达的有中央组织部副部长郑屏年、新华社北京分社社长李普,还有杨家祥、黄宗汉、徐桂宝和郗汉生等人。
    一干要员到齐后,时任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部长耿飚进入会议室。
    原来,昨晚19时55分至20时30分,在中南海怀仁堂,由华国锋主持,叶剑英在侧坐镇指挥,汪东兴负责执行,将王洪文、张春桥、姚文元相继拘捕,向他们宣布立即实行隔离审查。同一时间,对江青采取了同样的措施,史称粉碎“四人帮”。
    奉华国锋、叶剑英之命,耿飚与北京卫戍区副司令员邱巍高一起,于当晚进驻中央广播事业局,迅速接管了电台和电视台,负责审查播出的节目,一直忙碌到曙光升起。经过几小时休息后,此时的耿飚又精神抖擞了。
    耿飚一眼看见了迟浩田,可能是以前见过面有印象,他高声问道:“你就是迟浩田同志吗?”
    迟浩田说:“是。”
    耿飚一把握住迟浩田的手,大声地说:“你来了我真高兴啊!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四人帮’被我们抓起来了!”说着,他伸开双臂拥抱了迟浩田。耿飚的激情不可抑制,他并不十分熟悉参加今天会议的人员,但他对今天的与会者非常信赖,逐一上前拥抱。
    耿飚简要地对与会者说,昨天晚上,以华国锋为首的党中央,对王、张、江、姚“四人帮”隔离审查,事后他奉命控制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耿飚宣布:“现在,我们要去夺权,我们要把被‘四人帮’抢去的舆论阵地夺回来!”
    说到这里,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兼任北京军区第一政委纪登奎走进会议室。以当时分工,他负责中央的组织工作。今天的会议,由他来布置任务。
    纪登奎首先简要通报粉碎“四人帮”的情况。他说,昨晚到今天凌晨,在玉泉山举行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华国锋同志被推选为党中央主席和中央军委主席。一夜之间,中国完成了巨大的历史转折。
    纪登奎说,为排除“四人帮”对中央新闻单位的控制,现在到会人员,于今天晚上进驻人民日报、新华社,主持那里的工作。
    纪登奎宣布了各自的任务,和迟浩田握手说:“上次你在军报,落了个‘复辟’的罪名,把你搞得很苦,那是‘四人帮’搞的。这次让你到《人民日报》去,再搞一次‘复辟’,把权从‘四人帮’的手中夺回来。我们研究了一下,觉得你有工作经验,是最合适的人选。”
    原来,迟浩田几年前被派到《解放军报》工作了两年,结果受到造反派的攻击,很不愉快地离开了。现在,他意识到形势已不同以往,任务光荣而艰巨。他马上起立说:“坚决完成任务。”
    和迟浩田一起接管《人民日报》的是孙轶青和郗汉生。此前,他们彼此并不熟悉。
    郑屏年、李普、杨家祥、黄宗汉、徐桂宝奉命进驻新华社总社。
    此时,纪登奎的事情千头万绪,他接着宣布:“时间紧迫,任务很重。中央决定由耿飚同志牵头,主管宣传口。今天你们怎么进驻,就由耿飚同志主持,你们研究,我等着你们的好消息。”说罢,他就离开了。
    向鲁瑛宣布:“那几个人倒台了”
    耿飚招呼大家坐下,商议进驻事宜。
    迟浩田建议兵贵神速,马上进驻,获得大家一致赞同,大家认为,《人民日报》总编辑鲁瑛一直听命于姚文元,是接管的主要对手,要想办法把控制权平稳地接收过来。
    在进驻《人民日报》的三人中,迟浩田、孙轶青是老资格领导,而且有报纸工作经验,郗汉生听他们的安排。他们商定,立即通知鲁瑛前来谈话。他们建议,由中央领导出具公函,介绍迟浩田等到《人民日报》工作,作为接管领导权的依据。
    耿飚同意迟浩田的意见,说:“事不宜迟,马上通知鲁瑛来。”
    当时,新任党中央主席华国锋也在紫光阁办公,函件事宜很快就由中组部办好了。
    耿飚对迟浩田说,鲁瑛来的时候,他在里屋,听一听外屋的“好戏”。
    耿飚、迟浩田等谋划于紫光阁的时候,鲁瑛正在北京王府井的人民日报社办公楼里主持编前会,决定在头版头条发表一篇题为《掌握毛泽东思想,狠斗走资派》的通讯。接到来自中南海的电话,鲁瑛马上驱车前来,被引进紫光阁中一个房间。当他看到面前站着两位素不相识的中年军人——迟浩田和郗汉生,感到有点异常,忙点头招呼。
    迟浩田不认识鲁瑛,问了一声:“你是鲁瑛吗?”
    鲁瑛回答:“是”。
    迟浩田神色庄重地对他说:“我受中央的委托和你谈话,请你先看看这封信。”说完,把刚刚办好的中组部公函放到他面前。鲁瑛意识到,大事情发生了。
    这时,鲁瑛只听迟浩田严肃地说:“我通知你,原来中央经常插手《人民日报》的那几个人已经倒台了。现在,我向你宣布:一、中央决定,过去管《人民日报》的那几个人,不再领导《人民日报》;二、我们受中央指派到人民日报社工作,报社的重要事情都要请示我们,不得擅自做主;三、你要服从中央命令,听中央指挥,不能搞小动作,不能泄露机密。在关键时刻你要接受考验。一会儿,我们坐你的车走,去报社召开领导成员会议,宣布中央的决定。”
    迟浩田再问鲁瑛:“你听明白了没有?”
    鲁瑛连声说:“是,是。”
    这边安排停当,迟浩田进入里间向耿飚汇报。耿飚和其他人听得真切,耿飚抓住他的手,高兴地说:“老迟,你示范得很好!我们就这么办,大家分头行动吧。”
    进驻《人民日报》,连夜召开紧急会议
    迟浩田和鲁瑛同乘一车驶向人民日报社。由鲁瑛带领,迟浩田、孙轶青、郗汉生直上办公楼三层会议室。此时是19时50分,鲁瑛问:“现在就开会吗?”
    “开。报社党的核心小组成员全部参加,不得缺席。”迟浩田指指手表,说:“要求20分钟内到齐,赶快通知吧。”
    核心小组成员9人,有的家中安装电话,放下电话即来。有的派人通知,也很快赶到。他们中间,有安岗、潘非、郭渭这样的“三七”、“三八”式老干部,也有在“文革”“夺权”浪潮中提拔、被冠以“造反”名头比较年轻的编辑,他们都感到气氛与往日不同。
    鲁瑛向与会者介绍了迟、孙、郗三人,宣布说:“现在请迟政委作指示。”
    迟浩田不动声色,对鲁瑛说:“你先给大家念念中央的通知吧。”
    鲁瑛站起来,将中央的介绍信念了一遍。
    鲁瑛宣读音落,迟浩田开门见山地说:“首先告诉大家一个大快人心的好消息:过去经常插手《人民日报》的那几个人,现在不行了。他们在《人民日报》犯下了一系列严重罪行,党和人民是不能容忍的,是要彻底清算的。”
    此言一出,全场震惊。在场的老干部都有所意识,马上振奋起来。
    迟浩田接着说:“《人民日报》是党中央的机关报,绝不是哪几个人的舆论工具,从现在起要听党中央的。这是第一点。第二,我们到人民日报社工作,愿意和大家通力合作,把《人民日报》办好。希望大家同心协力,把应该干的工作干好,让党中央放心,让全国人民放心。第三,在关键时刻,每个同志都在经受着考验。在座的有人可能会不高兴,感到突然,这也不奇怪。不过,谁唱反调,谁逆历史的潮流而动,谁就没有好下场。”
    迟浩田话中有话,指出座中必有内心反对者。迟浩田看了看座中几个年轻一些的人,知道其中几人是在“文革”的“造反”大潮中升上来的,就加重语气,有意点题:“报纸的质量关键在办报人的思想。在宣传业务上,孙轶青同志是个内行,我也曾在军报工作过,对办报略知一二,技术性的问题不是根本问题,根本的问题是要让报纸符合人民的心愿。谁违背了人民的心愿,谁就会被人民所唾弃。因此,该宣传什么,抵制什么,我们要旗帜鲜明,绝不能含糊。”
    迟浩田在说话中已经发现,几位老干部如安岗、潘非、郭渭面露激动之情,知道他们对此前控制《人民日报》的江青、张春桥、姚文元极为厌恶,他们正是自己的依靠对象。
    迟浩田当场宣布三条纪律:一、要严守机密。中央未公布之前,报社内不要乱传乱讲,任何泄密行为都是党纪国法所不允许的。二、要坚守岗位,坚持正常出报。为便于工作,报社领导要留在报社值班。三、新来的同志和大家同吃同住同工作,暂时不公开身份,一切照常进行。
    说罢,迟浩田要求鲁瑛表态。
    鲁瑛说话声小,迟浩田即予打断,要求他:“你说得大声点,让大家都听清楚。”
    鲁瑛马上提高了音调,表示拥护中央决定,与原来管报社的那些人一刀两断,不搞小动作;要抓好报纸,做到旗帜鲜明;对肖木(王洪文的秘书)提高警惕,他有什么动作及时报告。
    这句话表明鲁瑛已经完全明白发生了什么,实际上已将粉碎“四人帮”的事情挑明了。
    核心小组成员逐一表态:拥护中央决定,听从中央指挥,欢迎中央派来的同志进驻报社。一定要坚守岗位,坚持正常出报。
    拟社论,传递国家命运转折的信号
    散会后,潘非悄悄返回,单独向迟浩田反映情况:鲁瑛与姚文元关系密切,他们之间的电话记录以及姚文元改过的稿子,从来不归档,由鲁瑛自己仔细地分类保存。潘非建议,要控制这批文件。迟浩田表示感谢潘非对工作组的信任,深感来到《人民日报》消除江青一伙的影响,肯定是大得人心的。
    迟浩田、孙轶青、郗汉生商量了分工:报纸宣传的重大问题由迟浩田把关,报纸版面上的具体事情由孙轶青负责,郗汉生协助工作。
    议定分工之后,迟浩田决定以简报方式向中央汇报进驻情况。他对孙、郗两人说:“我们面临复杂的局面,重任在肩,马虎不得。今后一段时间我们可能要连轴转了,谁困了就在沙发上打个盹儿。现在要尽快把简报搞出来,向中央报告,还要突击写篇社论。”
    迟浩田说:“给中央的报告,可以写三点:一是工作组进驻报社后工作的开展情况;二是报社对党中央决策的反应和当前的情况;三是今后可能遇到的问题和我们的打算。”
    说罢,他站起身来,一手扶着椅子,口述“第一号简报”:中央:今晚7时50分,我们由鲁瑛陪同,进驻人民日报社。由鲁瑛召集报社在京的核心小组成员9人开会,宣读了华国锋同志批示的中央组织部通知……
    写出简报之后,迟浩田着手组织撰写社论,意在传递出宣告江青一伙覆灭,国家命运将发生重大转折的信息。
    当时,对江青一伙实行隔离审查的信息还处于保密中,所以社论要以一种庄严的暗喻方式传递重要信息。迟浩田和《人民日报》评论组的编辑一起商量,将社论的题目确定为《亿万人民的共同心愿》。即阐述中共中央刚刚作出的两项决定:修建毛主席纪念堂,出版新的《毛泽东选集》并筹备出版《毛泽东全集》。尤其是前一项决定,是对江青的声讨。
    迟浩田和几位编辑边议边写。写出一段即送印刷厂“密件室”排印,然后在清样上修改。到午夜之前,这篇精心斟酌的社论初稿完成了。
    这篇社论的送审稿和工作组向中央的第一份报告,由迟浩田、孙轶青、郗汉生3人联签,送往中南海。
    中央政治局非常重视这篇社论,专门进行了审议,决定以最高规格的“两报一刊”社论名义稍后发表。最后,送上的社论稿只字未减,还增加了一段话。10月10日凌晨4时,社论的清样送回到迟浩田手里。
    10月10日,《人民日报》以通栏标题在头版头条发表社论 《亿万人民的共同心愿》。社论中有一段话特别引人瞩目:任何背叛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篡改毛主席指示的人,任何搞修正主义、搞分裂、搞阴谋诡计的人,是注定要失败的。
    这篇社论在国内外引起强烈反响。许多关心时事政治的人从中感觉到,中共中央高层已经历了一场生死搏斗。中国的命运从此进入了历史发展新时期。
    (摘自《国家人文历史》,作者钱江系人民日报高级记者)□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