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将陶勇死亡之谜

2014-06-01 00:00  来源:《铁军》  作者:吴殿卿  共有评论

    1967年1月21日,海军副司令员、南京军区副司令员兼东海舰队司令员陶勇,突然死在舰队机关招待所院内一个宽仅容肩、深不及顶的井里。自杀?他杀?成了“文革”开始后海军的第一宗大案。

    与林彪集团的矛盾和斗争由来已久
    在新中国成立初期的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陶勇任司令员的东海舰队,是海军成立最早、实力最强、担负战斗任务最多的部队。史载,从海军组建至1962年初的十几年里,东海舰队参加大小战斗350多次,击沉、击伤敌方舰船120余艘,俘获舰艇50余艘,击落、击伤飞机80余架,是一支战功卓著、英雄辈出的部队。但林彪接替彭德怀主持军委工作后,于1962年4月派出庞大的检查团,在对东海舰队进行近一个月的调查后,却得出结论:“问题成堆、基层薄弱、关系紧张、风气不好”,“中央、军委和林总(林彪)的一些重要指示没有落实”。
    在1960年前后,东海舰队在训练中确实发生了潜艇沉没、飞机外逃等几起重大事故,在工作中也存在着某些薄弱环节。但对检查团的结论,陶勇不能认同:这不是来检查工作、解决问题,是来找茬儿、打棍子的。在检查团临走前的汇报会上,陶勇当面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检查团领导拍着他的肩膀说:“调查团的结论不是冲你来的,不是针对你东海舰队,而是对着上面的。”他们隐隐地告诉陶勇,此次调查是林总亲自部署,目的是收集海军司令员萧劲光、政委苏振华的材料,准备解决海军问题的“炮弹”。
    此次调查结束不久,6月10日,国防部即正式下达命令,将检查团几名主要成员,总参军训部部长李作鹏、总政组织部副部长张秀川等,调入海军。从此,李作鹏以海军常务副司令员的身份拉帮结派,在林彪支持下向萧劲光、苏振华节节发难,争夺权力。
    陶勇不仅是东海舰队的司令员,还是海军副司令员,并且以赫赫战功深受军委首长和老帅们赏识。李作鹏当然清楚其在权力斗争中的分量。到职不久,他就派人给陶勇送去两斤长白山人参,结果被陶勇退回。随后,李作鹏又几次找陶勇个别交谈,也没有结果。一次次碰钉子后,李作鹏遂放弃“拉”的念头,将他与副司令员刘道生等一起,划为“萧劲光、苏振华的人”。陶勇也越来越看清了李作鹏等人的嘴脸,对他们打击海军主要领导、争夺权力的行为,进行了坚决抵制和斗争。
    1962年12月,海军党委召开扩大会议“贯彻林副主席的三条指示”。李作鹏等人以军委检查团的汇报材料为据,对海军成立十几年来的工作和萧劲光、苏振华等海军领导此前讲话中的一些主要观点、重要提法,进行了无端的歪曲、指责。苏振华被迫作了检查 (萧劲光因病住院未到会)。几位不赞成李作鹏等人做法的领导同志,以不同方式拒绝发言。陶勇则明确表态:海军成立十几年来工作中有错误,但成绩是主要的,不存在“方向、路线性的错误”。这种态度令李作鹏一伙大为恼火。
    陶勇与李作鹏一伙分歧、对立进一步明朗化,是在1965年10月底至12月中旬召开的海军党委第三届二次会议上 (以下简称 “三二”会议)。这次会议是李作鹏决意要开的。是时,李作鹏等人来海军已三年多,李已成了党委主持日常工作的“核心”。他之所以执意召开这次会议,主要目的是通过会议和文字的形式肯定他们到海军后的功绩,记录下他们对“林副主席”的忠诚,为进一步攫取海军领导权作准备。会上,部分党委成员在李作鹏等人的唆使下,以“总结海军近三年的工作”为名,对萧劲光、苏振华等海军领导
进行了尖酸刻薄的贬斥、攻击,甚至谩骂。会议开了一半,陶勇气愤难耐,即以筹备召开崇武以东海战庆功会为由请假回了部队。临行前,李作鹏点名要他对拟在会上通过的《关于贯彻执行1963年海军党委扩大会议决议的基本总结》(后统称 《三年基本总结》)表态。陶勇毫不含糊地说: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在海军始终是占主导地位的,海军建设、海军部队的战绩,有目共睹,我们不能割断历史。即便领导同志有错误,在党的会议上,出言不逊、杀气腾腾也是不妥当的。说完,他愤愤地离开会场。这次会议决议,以“对林副主席指示、对突出政治的态度”为标准,将海军团以上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划分为高举的、犹豫的、反对的三种类型。陶勇理所当然地被划入“反对的”一类。李作鹏亲自主持把会议上的分歧、争论写成《海军党委常委内部争论问题的情况报告》,上报中央军委。
    “三二”会议结束不到半年,海军党委于1966年5月27日至8月25日又在北京召开了第三届三次会议 (6月17日后改为党委扩大会议,以下统称“三三”会议),议题为“肃清罗瑞卿的错误对海军的影响”。接到通知,陶勇清楚这是“三二”会议的继续,遂以身体不好为由拒绝到会。直到7月初,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军委明确表态,李作鹏一伙在会上导演的夺权(以群众要求名义报军委,罢黜萧劲光、苏振华领导权)阴谋败露,叶剑英元帅点名要陶勇出席会议,他才连夜乘飞机赴京。在会上,他先后几次发言,对李作鹏一伙拉帮结派、搞非组织活动的行为,进行了严厉的揭露和批评。迫于形势,李作鹏一伙在会上作了检查,但他们并不甘心认输。
    “三三”会议之后,林彪通过看大字报(林于9月22日、23日先后两次到海军机关 “看大字报”)、即席讲话等方式,一再表示对李作鹏等人的支持。很快,机关上下无人不知“李作鹏是坚定的革命左派”、是“林副主席信得过的人”。翌年1月中旬,在林彪支持下,海军党委改组,成立了“以李作鹏等为核心的海军新党委”,“三三”会议的决议被彻底推翻了。以李作鹏等人为核心的“革命左派”,控制了部队的领导权。萧劲光被揪斗,苏振华、刘道生、杜义德等多数海军首长,司政后机关大部领导,相继被软禁、隔离审查。在东海舰队,一向深受官兵拥戴的陶勇,说话也不那么灵了。有的人为了取得“左派”首长的信任,甚至监视陶勇的行动,打陶勇的“小报告”。
    东海舰队机关的驻地上海市,是“文革”动乱的发源地和风口。1966年初冬,市委、市府机关已陷于瘫痪状态。市委书记陈丕显、市长曹荻秋等领导人,被“造反派”揪来揪去,无休止地批斗、游街。面对这种情况,以坦荡无私、敢作敢为著称的陶勇当然不能坐视不问。一天,他听说市委召开领导干部会议找不到安全地方,当即把电话打过去:到我们这里来开,部队安全!为防止“造反派”冲击会场,陶勇还专门部署官兵站岗警戒。听说市委有的领导同志在批斗会上遭受殴打,陶勇亲自到批判会现场,或派人暗中给予保护。刚做了肺癌手术在市委招待所休养的江苏省省长惠浴宇,在“造反派”日夜不停的鼓噪声中寝食不安,陶勇派人悄悄将他接到舰队机关保护起来。
    很快,陶勇保护地方“走资派”,抵制海军“左派”首长领导等问题,被人一一报告海军机关。这对一直想拔除陶勇这颗钉子的李作鹏等人来说,无疑是极有分量的材料。李作鹏及其支持的造反派组织“红联总”,明里暗里多次向进京串联的海军院校的“造反派”透露这些东西,煽动他们造陶勇的反。经过多日串联、密谋,由海军高级专科学校等单位“造反派”组成的所谓“南下捉鬼队”一行五人,于1967年元旦后登上了前往上海的列车。
    是时,陶勇因做阑尾手术加之胃病复发,正在杭州的海军疗养院。他没有想到,险恶正向他一步步压来。
    死在机关院内深不及顶的水井里
    1967年1月,随着以王洪文为首的 “造反派”夺取市委、市府的领导权,上海市动乱达到高潮。受此影响,东海舰队的文工团、体工队等单位,开始贴大字报,有人提出要开展“四大”(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闻此情况,陶勇于1月14日晚迅速返回上海。
    15日一上班,陶勇即主持召开舰队党委常委会,分析形势,研究保持部队稳定和新年度工作计划等问题。会议决定,从当日起,常委分头到要求搞“四大”的训练团、文工团、护士学校等几个单位,有针对性地做稳定工作,宣传军委有关指示精神,强调有意见可通过正常渠道反映,但不能开展“四大”。此后几天里,陶勇大部分时间都在这几个单位,听取领导和群众代表的意见,传达、宣传军委相关文件精神。
    19日上午,陶勇在舰队政治部会议室里同政治部副主任柳夷进行了一次非同寻常的谈话。他告诉柳夷,海军党委已正式作出决定,由李作鹏主持日常工作。两天前苏政委已被抄家、软禁了。稍停,他心情沉重地说:“柳夷同志,今天下午你得乘飞机去北京,由保卫员送你去。这是李作鹏亲自批的。你就受点委屈吧!”接着他又说,海军“三三”会议后段你我都参加了。会上对李作鹏他们提了意见,这笔账李作鹏他们不会放过的。“柳夷同志,你前脚走,我也跑不了,说不定明天就会来揪我。没有什么了不起,无非是戴高帽、游街。这些吓不倒我们,我已做好了充分的准备。”送走柳夷后,陶勇心里说不出的沉重。这天晚上,他似有预感地对儿子说:“我可能要带你上风波亭了……”
    随着社会动乱加剧,地方“造反派”直接把手伸进了部队。接连两天,舰队机关两个曾在地方参加“四清”工作的干部被地方“造反派”极其野蛮地扯下领章、帽徽,戴上高帽子,挟持而去。19日晚,陶勇主持召开舰队机关处以上干部会议,专门讲这一问题。他在会上强调,军队干部参加地方“四清”运动,是舰队党委遵照中央军委的指示决定的。如果这方面有什么问题、错误,由舰队党委,首先是我负责,这些干部本人没有责任。地方“造反派”不能随随便便来部队揪人,并当场宣布:舰队机关大院自即日起,加强警戒。严格门卫、岗哨和值班人员制度,绝对禁止地方“造反派”随便进入营区绑架、揪斗干部。
    21日早7点多,陶勇乘车前往舰队司令部机关。前一天,即20日,他在梅嘉生副司令员陪同下,在舰队工程部所属的加工厂、护士学校等单位接见工人和学生代表,做思想工作,忙了一整天。晚上,他又到训练团,与“造反派”代表谈话直至凌晨4点。担心因群众游行路上堵车,他和衣靠在沙发上休息了一下,草草吃罢早饭,就坐车出发了。但街上已经不断有大大小小的游行队伍穿过。往常从他居处到舰队机关大院只需十几分钟,这天却走了半个多小时。看着街上的混乱局面,陶勇心里说不出的烦乱。8点一上班,他挂通了上海警备区司令员廖政国的电话:听说张春桥还在上海,他在哪里?我想与他谈谈运动问题。廖政国回答:好多人找他,只是不知在什么地方。不过,有军报和《红旗》杂志的两个记者在这里,他们是专门来调查了解运动情况的,有什么意见你可以向他们反映。陶勇同意请他们到舰队来谈谈。
    10时,两名记者在廖政国陪同下来到陶勇办公室。廖政国作简单介绍后,陶勇即开门见山地提出了他思考多日的问题。他说,有些运动中的问题想通过你们向党中央、中央军委、“文革小组”反映一下,希望中央针对问题作出明确规定,以便我们掌握,使运动健康发展。第一,东海舰队是战备部队,中央明文规定不开展“四大”,但有些单位不顾中央规定坚持搞“四大”。如舰队训练团,按其性质不属于“四大”单位,可是那里的一些学员、干部受海军院校南下“造反派”的煽动执意要搞“四大”。类似这种情况怎么处理,中央要作出明确规定。第二,“四清”(即清政治、清经济、清组织、清思想)运动的成果要巩固。近来上海不少工厂、农村基层单位的造反组织不断到部队揪斗参加地方“四清”工作队的干部。参加“四清”的干部是执行舰队党委决定去的,他们是按照上级的指示做工作,他们个人没有责任。希望中央早日作出不准揪斗他们的进一步规定。讲到这里,陶勇沉思着停下来。记者看出他还有话要说,但又不便启齿。
    午饭后,陶勇送走了记者,又与廖政国聊起了上海的形势。陶勇说:“老廖,你看今天抓这个,明天抓那个,还有完没完?听说老陈(陈丕显)也被抓起来了,毛主席知道不?他能同意这样做?”讲到激愤处,陶勇一拍桌子:“照我的脾气,带上一个警卫排把老陈抢出来。”廖政国知道舰队情况复杂,难免隔墙有耳,看他过于激动遂提醒说:“你要多加小心。”“怎么?谁要给我戴高帽子,我的枪要走火!”
    送走廖政国,陶勇又把训练处长刘永久叫到办公室,交代了仪仗队训练、水兵训练等几方面工作。随后,舰队政委、副司令员来到陶勇的办公室,就吴淞码头管理问题碰了头,作出决定:原定下午召开的常委会不开了,去人到吴淞码头了解一下情况……
    12点40分,陶勇提着公文包来到司令部办公室值班室,向值班秘书交代:客人走了,我到后面休息一会儿,有事到招待所找我。说罢,他径直向招待所走去。招待所后楼是一个接待首长的三层小楼,那里有陶勇长期使用的一个房间,中午常在那里休息,有时忙了晚上也住在那里。
    时过一个多小时,约14时30分许,突然,一阵惊人心魄的喊声从招待所后楼的小花园里传出:“陶司令跳井了!陶司令跳井了!”
    呼喊的是招待所所长。13点钟左右,陶勇让他找理发员来。当所长辗转找到理发员来到房间,没有见到陶勇,走过小楼前的水井时,见一个人低着头站在里边,军帽漂在旁边,像是陶勇。
    水井是浇花用的,口很小,直径仅半米多,刚刚容得下一个人;水也不深,人站在里边挺直身子没不到顶,水面到地面不到一米。听到喊声,理发员、修理花木的职工等,都飞跑过来。大家七手八脚把人拉上来,果然是陶勇。
    机关门诊部离招待所很近,医护人员几分钟就赶到了。在医生的指挥下,就近将陶勇抬进小楼105房间,紧张抢救。接着,医院救护车赶来将人拉到医院。用尽所有抢救手段,均无效。威震敌胆、名震全军的一代名将陶勇就这样走了!
    噩耗传出,舰队机关上上下下一片疑云:陶司令死了,怎么死的?自杀?一个多小时前还在有条不紊地部署工作,还在找人洗头理发,转眼就投井了?来不及留下只言片纸?他杀?凶手是谁?作案工具在哪里?是井里淹水而死还是死后移尸至井里?
    最后的抢救还没有停止,舰队有的领导便冷冷地宣布:“陶勇一贯争强好胜。这几天,他害怕自己卷到苏(振华)罗(瑞卿)圈子里去,所以才走这条路。我看是畏罪自杀,抗拒运动,是叛徒行为。”据此,《关于陶勇自杀的经过和初步分析》电稿很快起草、签发,以特急件报北京海军机关、南京军区机关。接到报告,李作鹏很快将东海舰队的电报签字转发,通报部队:“陶勇自杀身亡。”并作结认定:陶勇是“叛逃,畏罪自杀”。
    从停止抢救到海军通报发出,前后不到四个小时——一个威震敌寇的抗日名将,一个被国民党悬赏百万大洋的共产党员,一个在枪林弹雨中拼杀了几十年的老红军,一个身兼海军、南京军区副司令员的海军舰队司令员,在任职岗位上无端死亡,就作结论、定性质,处理完了!
    陶勇去世后,不知什么时候,所谓“南下捉鬼队”成员悄悄溜走。但,对陶勇的批判没有停,对陶勇家属子女的迫害更没有停。
    当天,在宣布陶勇“自杀身亡”的同时,舰队机关“造反派”头头即明确宣布“三不准”:不准向陶勇的遗体告别,不准开追悼会,不准搞任何形式的悼念活动。
    抢救停下来不久,“造反派”就将陶勇衣服扒光,身上涂满墨汁,脸上打叉,在机关院子里曝尸,并拍下照片,四处展览。继而,大标语、大字报一批又一批,铺天盖地,从机关办公楼直贴到招待所。在“左派”领导的支持、纵容下,一些单位不顾群众的抵制、反对,强行组织对陶勇的批判会,声讨“叛徒陶勇自绝于党、自绝于人民的罪行”。有的“造反派”还窜到陶勇抗日战争中长期战斗过的江苏如东县一带,宣称清除陶勇的所谓“流毒”。直到被激怒的当地群众操起挑粪的扁担要打他们,才狼狈溜走。
    与此同时,舰队机关和直属部队开展了“清查陶勇分子、肃清陶勇流毒”的活动。许多党员积极分子、专业技术骨干,被扣上“陶勇死党”、“陶勇分子”的帽子遭到关押、批斗。舰队司令部管理处副处长沈友才,只因在陶勇遗体火化时为陶勇的遗体换上一套新军装,“造反派”就给他戴上高帽子,押着在舰队机关大院游行……机关、部队官兵、职工100多人,因受陶勇株连遭撤职、关押。
    彻底平反昭雪,但死因依然是谜
    接到陶勇去世的电报,南京军区司令员许世友当即电令东海舰队领导前往作具体汇报。当有人汇报中讲到估计陶勇是“畏罪自杀”时,许世友气不打一处来,拍着桌子说:“屁话,陶勇有什么罪?老子查清是谁杀了我的陶勇,我非枪崩了他不可!”
    1968年初,一次国务会议上,陈毅见到了时任交通部副部长的彭德清(曾任东海舰队副司令员),说:“陶勇同志去世后,他家属情况怎样?对他的惨死,你们一定协助搞清楚,以慰忠魂……这是一场冤案。陶勇这样一个人,他会自杀?有事找粟司令,他现在还行,尚能说话……”
    时过不久,粟裕将陶勇被迫害致死事件向周恩来总理作了汇报,周恩来当即指示一定要搞清楚。他痛惜地说:“陶勇同志打日本鬼子那么坚决,说他是‘日本特务’,无论如何说不过去啊!”
    时间在动乱中逝去,转眼到了1974年。海军党委在关于“文革”期间专案审查和结论复查工作中,对陶勇一案进行了第一次认真的调查、审查。由于时间已过了7年多,没有当时现场的资料,这次审查没能搞清陶勇的真正死因,但在政治上明确作出了结论:“陶勇同志是被林彪死党李作鹏等人打击迫害致死的,他们强加给陶勇同志的种种莫须有的罪名,应予全部平反。”1975年10月15日,主持军委工作的邓小平副主席审阅了海军党委关于陶勇一案审查的报告,当即批示:“陶勇同志是有战功的,要为陶勇同志昭雪。”遗憾的是,由于“四人帮”又搞起了所谓的“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为陶勇平反昭雪的事又拖了下来。
    粉碎“四人帮”,全面拨乱反正,为陶勇平反昭雪的时机终于到了。1977年7月18日,陶勇同志骨灰安放仪式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隆重举行。中央党政军领导人李先念、韦国清、罗瑞卿、许世友、粟裕、萧劲光等和海军指战员代表数百人参加了仪式。7月29日,海军党委向部队发出《关于为陶勇同志昭雪恢复名誉的通知》。通知简述了陶勇同志的革命经历,并郑重说明早在1975年10月15日,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即已批准陶勇被林彪及李作鹏迫害致死一案的复查结论。同时指出:“1967年以来,林彪、李作鹏等人盗用海军党委名义对陶勇所作的一切错误决定,宣布撤销。强加给陶勇的种种莫须有的罪名,是对陶勇的政治陷害,决定予以昭雪,恢复名誉。”
    但是,至此仍没有完全解开人们郁积的心结:陶勇到底是自杀还是他杀?陶勇在1967年前与李作鹏一伙的斗争,文件中没有涉及。1979年2月新任海军政委叶飞一到任,有人便提出了这一问题。叶飞是陶勇的老战友,多年来,陶勇受迫害致死、死因不明,也是他无法释怀的问题。于是,他亲自部署,再次组织力量进行了全面细致的调查。遗憾的是,虽然下了相当大的功夫,由于缺少直接证据,所谓“陶勇自杀”问题依然无突破性的进展。鉴于此前为包括陶勇在内的海军若干名遭受迫害的领导干部平反时,对大家与林彪死党李作鹏等长期的斗争没有作结论,4月20日,海军党委专门召开会议,作出了彻底平反的新决定,即《关于为萧劲光、苏振华、杜义德、刘道生等彻底平反的决定》。
    《决定》对林彪死党李作鹏自1962年到海军以来,为篡夺海军领导权所炮制的一系列错误文件、进行的阴谋活动,《三年基本总结》、《海军党委常委内部争论问题的情况报告》,“三三”会议期间大搞罢官夺权,以林彪、李作鹏等为“核心”层层站队等,作了严肃的剖析和否定。指出:“为肃清林彪、‘四人帮’的流毒和影响,分清路线是非,拨乱反正,海军党委决定:所有强加给萧劲光、杜义德、刘道生……傅继泽等人的莫须有罪名和一切诬蔑不实之词,统统推倒,彻底平反,不留尾巴,恢复名誉。被迫害致死的陶勇、张学思……等五人应予彻底昭雪,完全恢复名誉。”《决定》最后要求,各级党委应迅速、认真地为林彪、“四人帮”制造的冤、假、错案和所有受打击迫害的干部彻底平反,不留尾巴,恢复名誉,对被迫害致死的予以昭雪,对无辜受株连的家属亲友落实政策,消除影响,做好善后工作。
    至此,已彻底为陶勇平反昭雪,但陶勇死因却仍然是个谜。特别是他那些血火与共的老战友们,无论如何不能接受“陶勇自杀”的说法。但,他杀——证据呢?或许,某一天,历史会给出回答。
    (摘自《铁军》吴殿卿)□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更多新闻